<ruby id="hdfrd"></ruby>

      <sub id="hdfrd"><progress id="hdfrd"><nobr id="hdfrd"></nobr></progress></sub> <ins id="hdfrd"></ins>
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<address id="hdfrd"><progress id="hdfrd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<thead id="hdfrd"><meter id="hdfrd"></meter></thead>
        <track id="hdfrd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 红豆社区 文学艺术 原创文学 → 老树黄皮
              社区广播站:
                推荐:
                标题: [原创] 老树黄皮 (您是本帖第436个阅读者|本帖回复: 1) (* 此帖子由于三个月内未有回复已被系统自动锁定,不?#24066;?#22238;复)
              cuangwuren的头像
              头衔:注册会员
              绿豆:2953 黄豆:44
              经验:1429
              主帖:256回帖:620
              注册时间:2006-08-09
              来自:广东佛山


                回复  引用 悄悄话 评价  收藏  看楼主  [更多功能] 发表于 2018-10-22 10:07 第1楼  
              打印|帮助|


              朋友绿影伊人笔下的黄皮。

                草木记忆之十四——老树黄皮

              覃炜明









              今年七月去桂林,到临桂县田心村采风,见到满村的黄皮子,大多数都长在老树上。那些黄皮老树,树身曲曲折折,显得?#36291;ⅰ?#21476;?#21360;?#23558;熟和已经熟透的黄皮果,则一串一串,挂满枝头,如天堂珠玉,一夜之间,滚落?#24067;洹?#36825;样的景致,掩映在田心村的老房子间,砖墙土瓦,好一幅静谧而亲切的乡间风景图。

              同行的大都是摄影的朋友,他们对着黄皮树,纷纷打开相机,大惊小怪的,一边惊叹一边取景。而我,这个摄影的门外?#28023;?#34429;然也?#20234;?#19968;部朋友借用的索尼相机,但是面?#26376;?#26449;子随手可摘的黄皮,早忘记了自己为什么来到这个村子,问下村人,黄皮子可不可以摘来吃?回答:可以。“只是没有熟透,有些酸啊!”

              我才不管。一边大快朵颐,一边装模作样的操起照相机。虽然这些老树黄皮,核大,肉少,但是味道特别新鲜,甜中带酸,酸里带甜。?#39029;?#40644;皮一般不剥皮,也懒剥皮,因为听说黄皮连皮吃,才能够化痰止?#21462;J导?#19978;那一天照片照得怎么样,我到现在都不太清楚。倒是几张用手机拍摄的照片,晒到朋友圈,居然有江南的朋友,也不知道我此刻晒的是什么果子。于是我想我要向大家介绍一下黄皮——我最熟悉的一种吾乡水果了。

              黄皮是南方水果。果圆形、椭圆?#20301;?#38420;卵形,大小如手指,淡黄至暗黄色,皮有细毛,果肉乳白色,半透明,有果核数粒。?#23376;?#35828;,黄皮?#20801;?#19981;吃生。意思就是黄皮子熟了才能够吃,生的不好吃。黄皮子未熟时候,果叶都是深绿色。而花期在四、五月,果期到七、八月。百度说,黄皮含丰富的维生素C、糖、有机酸及果?#28023;?#26524;皮及果核皆可入药,消食、化痰、止?#21462;?/span>

              黄皮是我童年吃得记忆特别深刻的水果。吃得深刻,并不是吃?#26522;啵?#32780;是因为送黄皮给?#39029;?#30340;那一个人。那个人就是我在小书《活在吾乡》中写到一个小人物,她的外号?#23567;?#23725;脚?#23567;薄?#19981;过我?#23548;视?#35813;叫岭脚佬是“二嫂”,她是我同?#35879;?#30340;嫂子,因为排第二的嫂子有好几个,所?#38405;?#20146;说到这个二嫂的时候特别会在前边加上“岭脚?#23567;?#19977;个个字,变成“岭脚佬二嫂”。这个二嫂样子很平凡,最明显的特点就是几乎没有鼻梁。她和我母亲?#19981;?#24456;细声,细声得我站在母亲?#21592;?#37117;几乎听不清楚。但是母亲却很容易听懂二嫂的?#19981;啊?#20108;嫂的二女儿阿兰的婚事,就是母亲做的媒人。阿兰嫁给了同村的一位?#23435;?#20891;人,后来怎么样?我不清楚。总而言之,二嫂在村子出现,或者来到我家里,我几乎都听不到她的脚步声。我觉?#30431;?#22312;村里来来往往,就像一阵?#26223;#?#24635;是悄无声息。



              二嫂引起我的注意,往往就是她家的黄皮树收获黄皮子的时候。二嫂家的黄皮树,是“上屋”几户人家共有的黄皮树。收摘黄皮子的时候,?#23548;?#19978;分给二嫂的果子并不多,但是她总是能够将好几枝黄皮子,连同几支龙眼果?#40644;穡?#25918;在一只菜篮子里,带到我家里,说:给水木他们?#20801;裕允浴?#22240;为我家没有种任何水果,这个时候我总是心怀感激的凝望着二嫂,?#27492;?#19981;动声色的,和母亲说一些客气话。等二嫂走了。母亲就会正儿八经的拉住我的手,说:记住二嫂,记住滴水之恩需?#21683;?#30456;报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我十七岁就离?#31227;?#27850;了,母亲去世了,不知道二嫂那一年也去世了。回到老家,也很少关心二嫂家的那一棵黄皮树是不是还结果?或者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了。

              不过,这一次站在田心村,面?#26376;?#26449;的黄皮树,我不但突然想起二嫂,更想起二嫂家里有一份的那一株黄皮树。本来,在南方,黄皮树是最常见的水果,不少农村,人家的屋前屋后都栽种了黄皮子。老树黄皮,树冠高过房子,新树黄皮,则伸手可摘。你兴致起了,摘一个几个,塞进嘴里,?#21442;?#23581;不可。我一?#26412;?#24471;,种植有黄皮子的村子,才叫南方的村子,而童年的记忆,村子的情趣,如果没有几株黄皮子穿插一下,则显然要?#22253;椎枚唷?#20294;是奇怪的是,在我的家乡的村子,现在居然很少见到有人种植黄皮树了。人们发展经济,种砂?#24773;伲?#31181;速生桉,但是很少看到种黄皮树!

              为什么很少看到黄皮树了?我不知道。总而言之,觉得没有黄皮子的家乡,不但少了很多乡村的情趣,好像?#37319;?#20102;一些邻里之间的亲情,而亲情乡情,往往都是更大的经济价值都不可以衡?#24247;摹?/span>



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-10-6










        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    快乐总?#26377;量?#24471;
              便宜应自吃亏来
              同城信息(Icity):
              心仪广西的头像
              头衔:注册会员
              绿豆:47321 黄豆:0
              经验:20777
              主帖:1回帖:20729
              注册时间:2014-11-29
              来自:


                回复   编辑 引用  悄悄话   只看TA  点评此帖    0 发表于 2018-10-22 20:09 第2楼  
              同城信息(Icity):
              本版内容仅代表网民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立场
              陕西十一选五任七
              <ruby id="hdfrd"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dfrd"><progress id="hdfrd"><nobr id="hdfrd"></nobr></progress></sub> <ins id="hdfrd"></ins>
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dfrd"><progress id="hdfrd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hdfrd"><meter id="hdfrd"></meter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hdfrd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hdfrd"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hdfrd"><progress id="hdfrd"><nobr id="hdfrd"></nobr></progress></sub> <ins id="hdfrd"></in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dfrd"><progress id="hdfrd"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hdfrd"><meter id="hdfrd"></meter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hdfrd"></track>